:::

  處罰前的三思

◆文家立立基金會副執行長 李天皓

  女兒兩歲多了,除了漸漸能夠用話語表達自己的想法,也開始有自己的意見,多了許多堅持。做爸爸的我,期待孩子能保持對世界的好奇心,熱情地探索,但同時,也擔心孩子發生不可挽回的意外。

  一個週末的下午,我和太太正與女兒一起研究怎麼替新養的鬥魚換水,哪知一轉身,女兒就把半桶水倒在電視櫃上。剎那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──電視櫃可是爸爸在家裡的聖所啊,上頭放有電視、音響,裡面放有電視遊樂器,而且電視櫃也是家裡插座密度最高的地方,萬一泡水損壞或短路,後果不堪設想。

  「妳在幹什麼!」搶過女兒手上的水盆,把她抱離事發現場,檢查插座沒有浸水後,我便拿了各樣工具開始清理善後。妻子和女兒則在旁觀看。期間,女兒好幾次想跑過來「幫忙」,都被我嚴正拒絕,「妳這次真的闖禍了喔!」太太在旁吿訴女兒事情的嚴重性。

  「我想我們必須要開始處罰女兒了,不然這樣下去,她都不知道有些事情是一定不能做的。」我和太太說。一面擦著櫃子,眼角瞄到女兒默默地看著爸爸,一句話不說,心底開始有點不捨。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?

  幾年來在家立立所受的裝備在此刻發揮了作用,我開始在心裡問了自己三個問題:

我是發洩自己的情緒,還是為了引導孩子?

  家立立陪伴了一群在家中受到父母不當對待的孩子。做父親以來,我在心裡給自己畫了一條紅線:絕不把自己的情緒發洩到孩子身上。

  邊擦地,我邊細細反思想處罰女兒的動機。當然,我希望女兒能記取這次的教訓,以後不可以到處倒水,特別是在電器附近。但其中有一部分動機,卻是為了替我自己找到情緒出口:女兒做了這麼危險且具破壞性的行為,怎麼可以就這樣算了?她必須要付上代價!心裡出現這樣的聲音,著實嚇了我一跳,在這樣的情緒下,我並沒有辦法好好地引導孩子。

  自己的情緒要自己負責,我趕緊深吸一口氣,轉頭跟孩子說明:「寶貝,妳剛剛這樣做,爸爸真的好生氣喔,其實爸爸到現在還在生氣。我需要趕快把東西復原,這件事妳沒有辦法幫忙,妳先在旁邊看,我們等一下再想想該怎麼辦。」

我知道事情的全貌,也了解孩子的想法嗎?

  當我們期待孩子能夠衡量輕重、分辨是非、好好表達自己的想法時,需要以身作則,與孩子一起把事情條理清楚,也要給孩子自在表達的機會。我在平復著情緒時,太太一步步抽絲剝繭跟孩子還原事發現場,原來女兒當時是想把水桶裡的水倒到自己的小杯子裡,誰知道水桶太重,一倒就停不下來了。原來女兒自己也嚇了一跳!

規則事前有沒有約定?孩子是否明白自己為何受到處罰?

  不教而殺謂之虐。養育孩子是一趟共同學習的旅程。家裡多了一個小小成員,其實我們全都不知道會發生哪些「光怪陸離」的事情。沒有規範過的事情發生的時候,應該是大家共同學習的機會,父母要學習原來還會發生這種意外,並且與孩子討論以後如何避免;而孩子的功課,則是學習就算在沒有規則的時候,自己要怎麼判斷與選擇,畢竟爸媽無法永遠在旁邊給予指導。「寶貝,我們之前有說過,不可以在浴室、廚房水槽還有妳的小桌子以外的地方玩水,對嗎?」孩子緩緩點頭。「妳知道妳剛剛做錯了嗎?」孩子一屁股坐到媽媽的懷裡,小聲地說:「知道……」

  確認自己處罰的動機、了解事情的全貌和孩子的想法,也確認孩子知道自己犯錯後,我們便按照「合理後果法」的原則,進行處罰:因為木製的電視櫃依然潮濕,得把孩子關在遊戲圍欄裡「禁足」,直到櫃子還有地板全乾才能出去,不然萬一因為地板濕濕的滑倒或因為潮濕而觸電,那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
  「爸爸來!」坐在圍欄的女兒邀請我一起去她的圍欄裡。那天下午,我們一家三人一起在遊戲圍欄裡「接受後果」,一面玩著積木,一面聊著剛剛意外當下大家的情緒。「爸爸…剛剛…好兇喔!」女兒看著積木慢慢擠出幾個字。我與妻子一面安慰孩子,也告訴她要如何避免危險的意外發生。「今天這件事情,爸爸媽媽跟寶貝都要好好學習喔!」太太說。女兒一面依偎在爸爸身上,一面露出一個頑皮的微笑。

  孩子,願妳一生平安,成為眾人的祝福。

一粒麥子雙月刊147期(2021.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