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  與哀哭的人同哭

字型樣式設定

文/家立立基金會執行長 吳方芳


  罹癌期間,經常有人問我:「妳怎麼敢把罹癌的事告訴別人?」「妳怎麼能夠這麼坦然的向人披露自己面對化療的點點滴滴?」

  對於以上問題,我其實很想反問:「癌症這麼沈重的擔子怎可獨自承擔?」


一段難過的經歷

  去年農曆七月,我動完腫瘤切除手術,回到台東休養生息,預備面對接下來的六次化療。

  某日,驅車到一家熟悉的店家買禮品。才進門,就看見店裡的兩位店員驚慌的往裡跑。我大聲喊:「是我,方芳老師,我來拿昨天訂的東西。」

  一陣寂靜之後,終於出來了一位明明熟識,卻刻意閃躲我,不願意跟我有眼光交集的工作人員。

  我近前拿貨品的時候,她驚慌的幾乎是用扔的方式,把物品丟到我懷裡。當時的我,真想趕緊找面鏡子照照自己的模樣。我暗忖:她們是怕我嗎?我手術後,瘦了四公斤的模樣,這麼令人害怕嗎?

  我問:「妳是在怕我嗎?我有什麼令妳害怕的?」她尷尬的回答:「老師,妳現在罹癌走衰運,農曆七月不要趴趴走啦。算命的說,我們幾個的命比較輕,不能冒險碰到衰運。真的對妳失禮了,妳就大人大量諒解我們吧!」

  我難過、氣憤的想要大聲跟她們把道理講清楚,一轉念,又憐憫她們的無知和懼怕。於是對她說:「不要怕,我一直都是有福的人。罹癌對我而言;是福不是禍,靠近我的人只會愈來愈有福氣。」

  那一日,我更明白了為何罹癌的人經常怕別人知道自己罹癌。


「他們」經過流淚谷

  其實;華人文化裡,把挫折當作失敗,看失敗為羞恥的案例,何止罹癌這件事!我們總是期許自己成功、完美,考試成績不佳不敢讓父母知道、生活再艱難仍是硬撐著報喜不報憂……

  人生有兩種擔子,一種是自己該背的背包,該承擔的責任本分。另一種是像巨大石頭般,隻身扛不起來的大重擔。罹癌,對我而言,絕對是個大巨石。

  去年夏天,得知自己罹患卵巢腫瘤的第一時刻,我一邊聆聽醫師對我病況的解說,一邊發出代禱簡訊。衷心希望有人代禱的我,深知有同伴並肩同行的旅程,必定是輕省的、不知不覺就走到天亮的旅程。

  聖經詩篇84:6「他們經過流淚谷,叫這谷變為泉源之地,並有秋雨之福,蓋滿了全谷」,這段經文裡的「他們」二字,提醒我們,流淚、遭患難時,切勿隻身一人。


陪伴傷心人

  我的代禱信發出之後,曾有朋友傳訊息指教我要趕快認罪,這位友人認為罹癌是個懲罰,一定是我做了錯事才招致罹癌。也有朋友傳來天堂的影片,安慰我早點去天堂不是件壞事。友人的安慰讓我錯愕不已,不知如何回覆。「與哀哭的人同哭」確實需要智慧呀!

  然而;更有許多人給了我無比的陪伴。有溫度又有智慧的陪伴裡,沒有說教、沒有論斷,有的是感同身受的安慰鼓勵與真誠的代禱。感謝上帝,我的罹癌之路,因為有一大群代禱大軍而平坦順利、喜悅平安。

  今年農曆七月,康復後的我,再次造訪那間店家。我花了一番工夫與三位店員小姐對話,試圖釐清她們對罹癌者的迷思。

  由衷的,期盼我們的社會更成熟、更誠懇真摯、更有智慧愛心的與哀哭的人同哭。


本文原刊登於《一粒麥子雙月刊》第142期